2009/12
   
友善列印

 

笑傲江河的水利大俠—專訪成大水利系蔡長泰教授 (2/4)

採訪•撰文 張國儀

研究所的日子
提起在臺大研究所的生活,蔡長泰開心地說,與同學之間會互相討論功課,而回到宿舍之後,室友們聚在一起天南地北地聊,「有時喝點小酒、買點鴨頭,真的是非常快樂的兩年。」

研一下學期,蔡長泰的論文已經有了初步的結果,公式也都已經導完,照他的說法是:「剩下的就只是「化妝」的工作,也就是把論文的前後修飾一下。」而正好當時教模型實驗和水利學的吳建民教授,在為水資源規劃委員會的水工實驗室找工讀生,蔡長泰一聽立刻舉手表示願意加入,於是連同其他四位自願的同學,一起接下了水工實驗室的一項實驗計畫。「從畫模版、割模版開始做起,然後是安裝、測量,到最後實驗、量水,怎麼布置系統、水量多少等,我們五個人就在水工實驗室的前輩們教導下,完成一個完整的水工模型實驗實力。」這次的經驗對蔡長泰有著深遠的影響,因為這個計畫讓他有機會深入了解實驗的全部過程,並且對他後來撰寫博士論文有著莫大的助益,「所以說啊,論文早點寫完是有好處的!」蔡長泰笑著說。

而除了在水工實驗室做實驗之外,當時研究生協會也正要改選主席,因為蔡長泰的論文已大致完成,所以同學們就起鬨:「老蔡,反正你有點閒,去選選看好了。」這一類服務性質偏重的工作,其實並沒有太多人願意接,蔡長泰說:「所以我莫名其妙地就選上了。」也因為如此,他的研二生涯相當忙碌,「要完成論文、要做實驗、要工讀、要當研究生協會的主席、要辦演講,反正要辦很多事情,還要去郊遊、露營,論文早點做完真是不錯!」蔡長泰笑嘻嘻地說。

也同樣是在這個時刻,一位大大地影響了蔡長泰的心態,以及日後研究方向的人物出現了,那就是當年從美國科羅拉多州立大學來臺大客座的沈學汶教授,他將當時稱之為「泥沙運行學」的輸砂力學帶回了臺灣的學術界。「除此之外,沈教授又告訴我們他喜愛水利工程的理由。他說,很多東西都在實驗室裡、在人控制的條件下做出來的,只有土木水利是真正面對大自然的,所以土木工程其實是讓人與大自然融洽相容的一種工程、一種設計、一種思考、一種方法。」聽到這一席話的蔡長泰,有如醍醐灌頂,豁然開朗。「因為我覺得這是值得去投入、去追求的,那時候真的是有一點感覺到『就是這個了!』」從完全不想念土木、完全不清楚水利開始,到了這一刻,蔡長泰才算是真正了解了土木與水利工程的意義。「大自然原來沒有房子,那我們土木工程師、水利工程師,就要在這樣的環境下,讓人類透過工程,來使得我們可以在這個地方發展,如果沒有工程,不會有後來的文明,所以基本上土木工程可以說是文明之父。沒有工程,我們不可能有今天這麼舒適的生活,一切的發展也都是不可能的。」蔡長泰挺起胸膛地說。

求職
取得碩士學位後,接下來蔡長泰就要邁入職場了。他形容自己是個沒有什麼野心的人,只想著找個五專與世無爭地教一輩子書就好,「甚至想說到霧社農校去教書也很好,因為那時候談戀愛,我太太是小學老師,我就覺得她去教霧社小學,我去教霧社農校,這樣的生活感覺很好。」這番話也多少顯現了蔡長泰年少浪漫的一面。

不過,就在蔡長泰開始尋覓教職之際,成大水利系也正好開始招聘一位有河流工程專長的教師。「我其實沒想過會到成大教書,只不過當時我哥哥是成大土木系的老師,所以他就幫我問了一下,正好當時水利系主任是湯麟武教授。」蔡長泰解釋,在臺大念碩士時,他曾經到海洋研究所去修波浪力學,當時授課的教授正好就是湯麟武教授。「我那時候修波浪力學也修得蠻好,因為要交報告,所以我曾經跟他說過幾句話,他對我也有印象。」蔡長泰說,湯教授又詢問了沈學汶教授,確認蔡長泰在輸砂力學方面的成績不俗,就這樣,民國六十二年,蔡長泰碩士畢業沒多久,就進入了成大水利系,成為一名講師。「其實我當時根本沒想到自己會來成大,所以也只簡單地寫了份履歷就遞進來了,沒想到最後真的被錄取。」不過蔡長泰也說,那個年代正值十大建設,他的許多同學都選擇進入工程界、顧問公司等去做現場工作,「其實沒什麼人想教書,大家都投入建設,待遇也比學校好,大概因為是這樣,所以我沒什麼競爭對手吧。」追求平淡踏實的蔡長泰,總是將自己的際遇看成是幸運之神的眷顧。

當年的成大水利系人數並不多,但是同事之間相處融洽,讓蔡長泰工作起來十分愉快。「還有我的高中同學歐善惠當時也是水利系的同事,他現在是大仁科技大學的校長,之前也曾經當過成大的副校長。其他一起的工作伙伴也大都跟我同年紀,所以那時候都戲稱水利系是『狗窩』,因為我們這批民國三十五年出生的都屬狗,所以系裡面一批年輕的小狗。」蔡長泰忍不住大笑說。

初為人師
教書的第一年,蔡長泰還記得,因為系裡老師並不多,所以每一位老師要教授的課程都很吃重。「當時我一個人要編河工講義、防洪講義,要教流體力學、工程數學,還有河工設計,其實自己也是沒日沒夜地在讀書,不過自己已經讀出興趣,再加上我這個人喜歡胡說八道,喜歡跟學生聊天,所以其實是蠻開心的。」提到學生,蔡長泰豎起大拇指:「這些學生都很好,真的很好。尤其是基本上他們都比我聰明,因為他們一次就考上成大了,我是考兩年才考上中原,他們比我聰明得多了。所以其實教他們是有一點壓力的,因為我怕教不好。當學生是六十分及格,當老師至少要八、九十分啊,所以那時真的是日夜苦讀。」不過,也因為有著要好好教學生的壓力及動力,蔡長泰說,一本書讀了一遍又一遍,收穫是非常大的,「所以那幾年當講師雖然課業很重,但我覺得那是我這一輩子很重要的紮根時期。為了怕教不好,所以題目也讀,習題也做,工程數學課本沒有中文的,就自己去翻譯,所以閱讀能力也增加。我當講師足足當了八年,一直到拿到博士才升副教授,那八年我覺得是我一輩子裡很重要的一段時間,也沒有什麼旁鶩,就是專心教書,改考卷、做研究。」回想起那一段時光,蔡長泰泛起滿足的微笑。接下頁

1 / 2 / 3 / 4

 

 

 

 

 

 

 

 

 

 

 

 

<連絡我們>
Copyrightc 2009 國立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電話:(02)3366-4342 傳真:(02)2739-0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