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
   
友善列印

 

笑傲江河的水利大俠—專訪成大水利系蔡長泰教授 (1/4)

採訪•撰文 張國儀

輕輕扣了扣辦公室的門,悄然無聲,台南的陽光暖和地照射在小編微微滲汗的背脊上。現在,只能在成大水利系的長廊上,靜靜等待辦公室主人的到來。不多久,長廊轉角處走來一位白髮長者。圓墩墩的身型,提著公事包,和善的臉上射出睿智的眼神,很有武俠高手深藏不露的樣態。小編與之一擦身,頓時才想到:「難道,這位便是蔡長泰教授?」果不其然,這位敦厚的長者,便是此次專訪的主角。在初次見面的寒暄中走進了蔡教授的辦公室,落坐在放滿了各式研究資料、書籍和報紙的書桌旁,拿出筆記本和原子筆,準備開始紀錄接下來要聆聽的故事。而蔡教授那張頗有年代的旋轉椅嘎嘰了兩聲,彷彿清了清喉嚨似的,揭開了序幕。

求學—從渾渾噩噩到認真向學
回憶年少的求學時光,蔡長泰瞇著眼睛笑說:「我高中之前都沒有很用功,我連自己初中時怎麼考上南一中都搞不清楚,反正小學的時候就是渾渾噩噩,大家說要補習就去補習,也不知道怎麼地就考上了。」結果,初中時的蔡長泰還是沒有認真念書,他形容:「雖然沒有留級,但常常在補考。我的英文從初中開始就不好,幾乎每年都固定補考,所以啊,我後來沒有出國去念書。」蔡長泰說。也因為如此,高中聯考時,蔡長泰並沒有考上第一志願,於是他選擇就讀私立的建業中學,「那個時候倒是開始比較用功念書,讀了一年後再去插班考南一中,結果不知道為什麼又考上了。有用功真的是有差。」蔡長泰說。然而,再次回到南一中之後,蔡長泰又開始回復以往的生活方式,「又開始不知道怎麼過日子了,反正就是整天看武俠小說,非常迷啊,所以高中成績也不是太好。」又因為如此,大學聯考,蔡長泰落榜了。「說來慚愧啊!」他搖頭嘆氣地說。補習了一年之後,蔡長泰考上中原大學土木系。「其實我那時候倒是有自己想念的系,因為我蠻喜歡畫畫的,所以最想讀的是建築,第一志願是成大建築系,但是分數不好,沒考上,中原建築系也差了兩分沒考上,所以就進了土木系。」

雖然從小學到高中,蔡長泰渾渾噩噩地度過了這一段歲月,但是,進入大學後,他卻若有所悟:「從那時候開始倒是有點開竅了。」回想起高中三年狂讀武俠小說的日子,蔡長泰決定收心,好好開始認真讀書。「大學四年我真的非常用功,幾乎沒什麼假日,就是過年、寒暑假回家一趟,真的是非常非常用功。」原本打算念一年之後要轉系到建築系,但因為在土木系的成績優異,再加上遇到了許多非常好的老師,蔡長泰於是決定就在土木系安身立命吧。「當時除了中原自己的老師之外,其實我們大部分的老師都來自臺大,像是教我們力學的臺大機械系謝承裕教授、臺大土木系的謝元裕教授,還有臺大農工系易任教授教我們水文學,水資源統一規劃委員會的尹叔明總工程師教我們水利工程…」對於大學時代的老師們,蔡長泰如數家珍般娓娓道來,他說:「會記得這麼清楚是因為這些老師都太好了。我們連助教都非常好,都非常盡責,一有什麼不懂去問他們,他們就會互相研究,幫我們把答案導出來。」蔡長泰說著說著又提到了當時教圖學的謝景齊老師、教流體力學的中正理工學院郭青雲教授等多人,感恩之情溢於言表。然而,遇上貴人,也要懂得把握才行。仔細回顧,蔡長泰當時求知若渴的態度,其實才是讓他紮下日後深厚基礎的關鍵。

考研究所,二度失利
大學四年,來來去去只有教室、宿舍、圖書館三個地方的蔡長泰畢業了。帶著充實的心情,他開始考慮進入研究所深造。「不過其實也不知道要考什麼,因為我每一科都讀得不錯。」蔡長泰笑著說,「那個時候很多人喜歡讀力學、結構,那我看那麼多人去考力學組,一方面競爭太激烈,一方面以後人材一定很多,那我就想,自己也不需要去跟人家擠破頭。回頭再看看,還有兩個選擇,一個是衛生工程,一個是水利工程。」當時的衛生工程才剛起步,算是新興領域,於是蔡長泰決定挑戰這個方向,不過,很不幸,考運不佳的他,又沒有考上,只好當兵去了。服完兵役後,蔡長泰再次嘗試投考研究所,這一次,他認為應該要挑選一個考試項目中有他專長的科目比較有利,所以他選擇了考工程數學的水利工程。「那個時候我讀了很多盧衍祺教授的教材,也收集了很多他的考古題,還有丁觀海教授教的工程數學,我也讀了很多考古題。不過剛退伍沒怎麼讀書,不小心又沒考上,所以就跑回台南後甲國中教書去了。」蔡長泰說。

儘管考試連番失利,蔡長泰依然不屈不撓,在後甲國中教書半年後,又再上台北來考試,而這一次,他終於考上了臺大土木所水利工程組。「其實那時候坦白講也不知道水利在做什麼,只不過太多人讀結構了,我不想跟那些菁英擠,太累了,所以就挑了不算冷門,但也不很熱門的水利工程。」蔡長泰有些不好意思地說。然而,真的念了水利工程,蔡長泰發現,水利組的教授們全都實力堅強、功力紮實,令他大為傾倒。此外,更讓蔡長泰感到大開眼界的,則是臺大自由的校風。「那時候水利組組頭是盧衍祺教授,他問我要做什麼論文題目,我想一想就說,那就做流體力學好了,於是盧老師就把我介紹給一位與機械系合聘的劉衿友教授,讓我去修他的課,後來我就請劉教授當我的指導教授,他也答應我。」在臺大念研究所的兩年,蔡長泰自由地去修任何他想要修的課程,甚至跨院也沒有關係,這一點讓他非常愉快。「在臺大的那兩年,我收穫非常多,流體力學真的紮下了很實在的基礎,對紊流理論、層流理論、粘性流力,都有了很多的認識。」蔡長泰說,研究所時代的老師實在太好了,除了在課堂上,私下也非常樂意與學生討論,這種環境下,學生怎麼會不用功?蔡長泰深深烙印在腦海的是:「臺大那種極自由,卻逼得你非得自立要不然你就讀不下去的風氣,真的是非常特別。接下頁

1 / 2 / 3 / 4

 

 

 

 

 

 

 

 

 

 

 

 

<連絡我們>
Copyrightc 2009 國立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電話:(02)3366-4342 傳真:(02)2739-0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