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
   
友善列印

 

選你所愛,也要愛你所選—專訪傑出校友聯邦顧問公司蘇晴茂總經理 (1/2)

採訪•撰文 張國儀

負責為北投圖書館、天母棒球場、安藤忠雄亞洲大學藝術館、東吳大學音樂廳、清大技術管理學院大樓、桃園縣多功能展演廳、南港展覽館、台中國家歌劇院等知名樓房進行結構設計的聯邦工程顧問公司,隱身在臺大小巨蛋對面一棟安安靜靜的大樓裡,看來分外低調。辦公室裡充滿著熱切的忙碌氣息,所有人低著頭處理自己手上的業務。走進總經理蘇晴茂的辦公室裡,開始期待接下來要聽到的故事。

求學
聊起求學的經歷,蘇晴茂笑說,其實這個部分沒有什麼特別值得一提之處,「因為我們那個年代的學生都一樣,考試成績分發到哪裡,就念哪裡,所以之前也沒想到自己會念土木系。」不過,蘇晴茂說,民國六十年代,臺灣正在進行十大建設,「那個時候工程師蠻值錢的,社會地位也比較高一些。」也因此,土木系是個不錯的選擇。「小時候會聽父母說,日本時代稱呼從事土木工程的人為『技術者』,收入蠻好的,所以父母親也都很贊成我去唸土木。」蘇晴茂說。

留學
1976年自臺大土木系畢業後,蘇晴茂於1979年前往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攻讀結構工程碩士,接著又前往德州休士頓大學取得結構工程博士學位。他提到在休士頓大學的指導教授—混凝土領域大師徐增全教授—給予他的影響。「當年我的老師到美國去唸書的時候,不像現在的年輕人,可以選自己喜歡的題目來做,幾十年前他到美國的時候,有什麼可以選?人家出錢,你怎麼敢挑?有什麼可以做他就得做呀。但是你看他,一頭栽進去,一做四、五十年,也做出一片天來,而且做得很快樂。這個部分我受他的影響很深。」蘇晴茂說,當年他在攻讀博士學位時,也是左思右想煩惱自己究竟要選什麼題目來做,卻因為指導教授這一番話而不再猶豫:「你有得做,就一頭栽進去好好地做,如此一來假以時日,你就會成為這個領域的強中手。」

選你所愛,也要愛你所選
回想過去自己的求學經歷,蘇晴茂說,現代的年輕人和過去不同,他們有著較好的物質條件與客觀環境,選擇非常多,所以大部分人都堅持要選其所愛,「像我女兒,臺大歷史系畢業,但她對歷史一點興趣都沒有,所以畢業後就去紐約念設計了。但是在我們那個時代,很少人可以想換跑道就換跑道,好不容易大學畢業,一定是趕快出來工作賺錢,非常單純,其實也是很缺乏『選你所愛』這樣的思維。」蘇晴茂也說到以超導體研究聞名世界的香港科技大學前校長朱經武教授,「你看他當年在學校裡選了最冷門的題目來做研究,那時候這個主題是無人問津的,但是他認真地一步一步往前走,幾十年下來,現在的成就多麼驚人!連休士頓市長要推銷休士頓市的時候,都要邀請朱經武教授同行呢。但是,當初他在學校念書的時候,怎麼會想得到這些呢?」蘇晴茂說,「所以我覺得,人生的際遇很難說,碰到什麼,你就一頭栽進去做,愛你所選也很不錯啊。」

為什麼選擇結構?
既然不那麼堅持選己所愛,那麼蘇晴茂又是為什麼選擇了進入結構領域呢?談到這個問題,蘇晴茂不好意思地笑笑說:「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原因,純粹只是因為當年大家都做結構,也都覺得結構比較『高深』。」不過,現在回頭來看,蘇晴茂倒是有一些感想希望能與年輕學子們分享:「這麼多年來我也看了很多,想想我們以前念書的時候,交通工程的課都是營養學分,整個學期上下來,看不到兩道公式,大家都不是很當回事看。但是我的一位同學後來走的就是交通工程這條路,他就是去年接下公路總局局長的林志明。你看,人家也很有成就啊。所以我覺得,你只要走進去了,就好好地去發展,最後一定會走出個局面來。」而談起結構領域,蘇晴茂也說:「大家都覺得結構很艱深、很有學問,但是做結構計算的,能在工作上學以致用的方面也就是房屋、橋梁、水壩、公路等等的結構設計,像我們公司做的是房屋結構,這個部分要用到的結構理論很多,但是在土木工程裡卻是很小的一塊。你說一棟大樓要蓋起來,最上面是建築師,下面有一個顧問群,裡面包括了結構顧問、水利顧問、景觀顧問、水保顧問、大地顧問等等,很多很多,我們只是其中一個,算是很下游的顧問。」 雖然如此聽來,似乎建築師是比較吸引人的工作,但蘇晴茂卻說:「建築師看起來很風光,但生活品質很糟糕,而且除了頂尖的建築師,其實一般建築師的平均薪水也和我們結構工程師差不多,但是他們的加班情況卻比我們頻繁很多,再加上時常要陪業主,有時候連週末假日都不能休息。」蘇晴茂說,他有幾位經營建築師事務所的朋友,都表示工作非常辛苦,「同一個案子,我們結構工程師可能要花五百個小時來做,建築師卻可能要花超過五千個小時!雖然他們拿到的錢比我們多,但是工作時間非常長。總之,有得必有失,就看你自己怎麼取捨了。」

成就,是所得除以慾望
談到此,蘇晴茂也以過來人的心情說出自己的感受:「你說什麼叫好、什麼叫壞呢?就我個人來說,你只要能賺到足夠的薪水,過一種你自己還滿意的生活,然後身體健康不要搞壞了,有自己的休閒時間和興趣,這樣就很好了。」他也說,如果工作時間可以在自己的掌控之下,相信許多年輕人也會對這份工作感到比較滿意。此外,他也談到,有人說,成就,就是將所得除上慾望。「所以如果你的慾望如果是零的話,你的成就就無限大了,反過來說,如果你的慾望很大,那麼就算你的所得很高,你的成就也還是很小。」對蘇晴茂來說,寡慾,是人懂得知足的第一步,也是幸福的另一個層次。
接下頁

1 / 2

 

 

 

 

 

 

 

 

 

 

 

 

<連絡我們>
Copyrightc 2009 國立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電話:(02)3366-4342 傳真:(02)2739-0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