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
   
友善列印

 

紮實的基礎,讓人游刃有餘—訪旅美系友賈文魁博士 (1/2)

採訪•撰文 張國儀

賈文魁博士,又一位有著非常特別經歷的系友,他的工作從核能電廠、海上平台的結構動力分析、設計石油鑽頭、心臟瓣膜到成立製造心電導管的公司Irvine Biomedical Inc.,一路走來,無不令人驚嘆。

求學
功課一向優異的賈文魁,高中畢業後保送進入臺大土木系,接著又進入了土研所,在那兒,他遇見了影響他至深的三位老師,分別是丁觀海、王釗誠和馮元禎教授。「丁觀海教授開放簡明的教學方式很合我的胃口,我非常喜歡他。研一暑假時所上又延請了兩位從國外回來的老師,一位是教我連體力學的王釗誠教授,另外一位是馮元禎教授,馮教授是土木系畢業,後來專攻航空力學,最後成為開創生物力學的老祖宗。那一段時間我有機會能接觸到這兩位大師,對我的影響非常大。」碩士期間在土研所進行航空力學研究的賈文魁說。

從力學開始的旅程
臺大土研所畢業後,1970年,賈文魁前往美國德州休士頓的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攻讀機械博士。不過三年的時間,賈文魁已大致完成了博士論文,「這個部分我很感謝臺大研究所的訓練,非常紮實,所以我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把博士論文弄完了。」賈文魁說。接著他就趁這段時間開始工作,這段時間裡他大部分從事核能發電廠以及海上鑽油台的結構動力研究,「看整個結構對地震和其他動力的反應。」當時這份工作一個星期要工作七十個小時,相當辛苦。突然有一天,一家獵人頭公司打電話來找賈文魁,一開始他一頭霧水,後來才知道,原來加州一家知名的石油鑽頭公司Smith International要找研發人員,而剛好該公司的董事長是萊斯大學的校友,賈文魁開玩笑地說:「所以他就問機械系老師去要人,剛好那時候我寫了張賀年卡給那位老師,我想也許是老師剛好看到了那張卡片,就跟對方說,好,那就這個人。」語畢開懷大笑。而玩笑歸玩笑,賈文魁還是由德州前往加州去面試,「講起來很滑稽,我在那之前還從來沒看過真正的鑽頭呢。參觀完工廠之後,當然我根本不懂,所以也沒辦法發表什麼意見,沒怎麼說話,所以對方的副總就說,如果你沒有興趣,那我們也不勉強…我那時才驚覺原來人家是真的要請我啊!」賈文魁覺得自己真是幸運,「有時候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陰錯陽差地就走上這條路了。」

就這樣,賈文魁從核電廠的結構動力分析轉換到了石油鑽頭製造,也從德州搬到了加州。「這份工作比較接近我在Ph.D時所做的研究,不過因為Smith International是家製造公司,所以後來我的興趣就慢慢轉到製造業了。」賈文魁說,一開始他是理論派,但由於工作內容較偏實用,於是他便慢慢修正自己的方向,轉而開始走實務路線了。「一開始寫報告都是厚厚一本,裡面還寫公式,後來發現這種報告根本沒人去看,只能拿來做論文發表,但實際上卻有很多問題需要被討論解決的,所以我後來就把它簡化了,用一頁A4的篇幅就把所有東西表達出來,怎麼做呢?你就把結論寫下來、把理由講清楚,問題該怎麼處理,簡單明確最好。」

除了Smith International之外,另外還有一家知名的石油鑽頭公司Hughes Tools,當時兩家公司因為專利權問題鬧得不可開交,「所以我就用電腦做了一些新設計出來,等於是把公司救下來,而且我自己也擁有了幾個專利。在年輕的時候就有這樣的經歷,感覺真的不錯。」賈文魁笑著說。

從石油鑽頭到心臟瓣膜
進入Smith International後,賈文魁從engineer變成了manager,當起了部門主管。「石油危機時我們聘請了很多博士進來,因為當時公司的發展方向是做研發,像我是做CAE(computer-aided engineering,電腦輔助工程),另外一個部門則是做材料。」然而,石油危機過後,石油業界開始大幅縮編,大規模的裁員勢在必行。「Smith International好的時候有十億美金的營業額,總廠有四千多人,但是經過裁員後,只剩下四百人,卻還是營運得相當好,所以這實在很難講。」賈文魁說。不過,也因為這一次的大裁員,讓他感觸良多。「我深深體會到一件事:絕不能相信公司,因為政策都是老闆訂下來的,最後都是裁員工;另外就是,我記得我第一次一定要裁我部門裡的人時,心裡非常非常難過,因為我覺得我們根本沒做錯事,而且我們的貢獻很大,只因為公司政策規定要按照比例來裁員,我覺得真是太不合理了。」不過,賈文魁又補充說道:「現在自己當老闆,想法又不一樣了…」說完自己都笑了。

裁員過後,Smith International調整公司方向,希望能更貼近市場。「大家都知道,油的首都就是德州休士頓,那麼公司勢必是要搬到德州去,但我已經在加州十多年了,小孩也大了,太太也有自己的事業,家人都不想動,那我就只好犧牲小我,換工作了。」賈文魁幽默地說。

賈文魁還記得當時找工作並不困難,他應徵了五個工作便獲得四家公司的聘用,「而離我家最近的就是輝瑞藥廠(Pfizer),再加上我想找個可以繼續發揮我專長的工作,我的專長是在力學方面,特別是流體力學,不管是土木還是機械,我都是走力學這條路的,看到輝瑞是做心臟方面的工作,我覺得自己應該可以有所發揮。」賈文魁還說,因為太太是眼科醫生,希望自己轉向做心臟方面的工作,能夠增加與太太之間的共同語言。家庭和諧融洽的氣氛,從他的言談中便可見一二。

賈文魁及夫人

在輝瑞藥廠的幹部訓練
就這樣,賈文魁進入了輝瑞藥廠的Shiley Division,主要負責的業務就是心臟瓣膜。讓賈文魁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年他如常地和所有幹部前往
Arrowhead受訓,負責他們的指導老師給他們出了一道題目:「十年後的今天,你認為自己在哪裡?在做些什麼?」每一位幹部都要寫下自己的答案。就在這個書寫的過程中,賈文魁慢慢釐清了自己的想法。「這是個很有意思的題目,當然那個時候我們大家都隨便寫,十年還很遠,不需要那麼嚴肅,我記得自己寫了一條:運動太少、假期不夠,以後每年一定要帶家人去旅遊一次;另外就是十年後的事業,我寫下我要一個multi-million-dollar的公司,不過當時只是一個想法而已。」然而,一年後,賈文魁真的離開了輝瑞,與朋友一起成立了自己的公司,Irvine Biomedical Inc.。接下頁

1 / 2

 

 

 

 

 

 

 

 

 

 

 

 

<連絡我們>
Copyrightc 2009 國立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電話:(02)3366-4342 傳真:(02)2739-0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