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
   
友善列印

 

創造屬於自己的機緣—專訪系友徐國森中醫師 (1/2)

採訪•撰文 張國儀

B80級的徐國森醫師在升學體系中考進了臺大土木系,大學四年對自我的尋尋覓覓,讓他勇於嘗試未知,努力走出自己的路。在這裡,他要告訴大家,不要怕,往前走就是了,人生沒有什麼經歷是白費的。

進入土木系
談起進入土木系的因由,徐國森笑說,在他成長的年代中,家長大多希望子女能夠進入醫學院,未來成為一位醫師,所以其實他在高中時念的是第三類組。「但是年輕的時候就很反叛啊,人家越叫你去做的事,你就越不想做。」徐國森說。所以,在大學聯考過後,雖然成績能夠考上醫學院,但徐國森一身的反骨,讓他怎麼樣也不肯填醫學院的系別,「我就問學長,工學院裡那一個系最好玩,學長說土木系很好玩,所以我二話不說,就選土木系!」徐國森大笑著說。雖然這番話聽來似乎太過兒戲,卻是年輕人最單純的心思反映。

被問到家人對他志願填了土木系一事是否有任何反應,徐國森說:「完全沒有,他們就讓我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期望歸期望,但他們從來不強迫我什麼。」對於這一點,徐國森對父母深深感激。「不過,人生的因緣真的很奇妙,繞了一大圈,結果最後我還是當了醫生。」他意味深長地說。

在土木系求學的四年,對徐國森來說就是快樂的大學生活,「現在回過頭去看,當初真的是沒有好好用心在讀書,只顧著玩,雖然考試都有準備,成績也都能過關,但真的沒有認真在學習。」徐國森帶著一絲遺憾的語氣說,在那個升學年代裡,大部分的年輕學子都沒有被教導去做深入的思考,「以前我們的概念就是,如果你數理強,那你就去念理工,如果你文史強,那你就去念文科,好像數理和文史你只要其中一樣行就可以了,但現在反過頭來省思,會覺得應該要更全面才對,因為科學和人文完全沒有衝突抵觸。」

雖然大學生活非常愉快,但是到了大三時,徐國森開始擔憂起未來的方向。「到了大三,真的開始會怕了,不知道以後要做什麼。」他說。看到身旁的同學有的決定出國留學,有的準備進入研究所,徐國森也有樣學樣,心想:「那我也來考研究所吧。」一面在準備研究所考試,一面卻又覺得心中茫然得很,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麼。「年輕時就是這樣,什麼都不懂,也沒有人跟我們說這些。」他搖頭苦笑說。於是,為了弄清自己的未來方向,徐國森找了一位深諳命理之道的親戚,請求他指點迷津。「其實真正懂命理的人,絕對不會告訴你該怎麼做。他只會分析你適合做的事可能有哪些,不適合的事有哪些,其餘的還是要靠你自己去決定。」也因為這次的算命經驗,使得徐國森開始對命理產生興趣,一邊念研究所考試的課本,一邊念命理相關的書籍,「而且命理方面的書還念得比考試的書要多呢,最後沒考上研究所也是理所當然的。」他笑說。從命理的學習中,徐國森開始思考:人生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究竟是為了什麼?到底你喜歡什麼?什麼會讓你快樂?「以前在求學過程中,只要我們考試考得好,別人就會給你掌聲,只要別人覺得你是好學生,你就會感到很快樂。但是進了大學之後,卻發現好像不是這麼快樂了,因為大學中大家已經不是只在追求考試的成績了,有的人是在追求社團中的表現,有的人則是在追求愛情上的滿足,我這才發現其實生活有好多層面,不再只有我們以前那個窄窄的世界,還有更寬廣的空間。」徐國森說,過去資訊沒有現在流通發達,很多事情都要靠自己去摸索,花費了不少的時間,「但其實這都是很OK的,因為以長遠的人生角度來看的話,很多事情寧願在年紀輕時去經歷,尤其是挫折這種東西。」

何去何從
一邊鑽研命理學一邊準備研究所考試的徐國森,當然在研究所的考試中落榜了。對命理方面的研究相當感興趣的他,還曾經動念乾脆去當個算命師好了。「那時候,一個臺大畢業生跑去幫人算命卜卦,講出來好像大家都沒辦法接受,所以就算了。」徐國森開玩笑地說:「現在想想,當時真應該去當算命師,頂著臺大畢業生的頭銜,應該會生意興隆吧?」玩笑歸玩笑,徐國森還是認真地考慮起未來的路該怎麼走,不過,「既然暫時沒有頭緒,那就先去當兵吧。」

從事房仲業,吃「麵」當吃補
當完兵後,出乎意料之外,徐國森選擇進入房仲業磨練自己。「其實臺大人常會有個通病,好像覺得自己高人一等,這讓他們很難彎下腰來。」徐國森說。正是因為他希望自己能夠更有彈性、身段更柔軟,所以決定進入房仲業,就此展開每天與陌生人接觸,且經常被拒絕的工作生涯。「真的很辛苦啊!每天都要跑來跑去的,尤其是夏天,真的會讓人受不了!」徐國森依然帶著笑意回想那段在路邊放廣告板,被人趕來趕去的日子。「其實就算被趕,也是一種學習,可以從中訓練自己去面對這種尷尬和不愉快的情況。」聊到這段日子,徐國森也回想起:「剛進去時學長為了要訓練你,就叫你一個人去拜訪客戶,我們叫做開發,也就是你要去找房子賣,這也叫做『陌生拜訪』,以前從來沒做過這種事啊,當然覺得很困難。首先,就是要對方願意打開心防跟你講話,如果對方連話都不願意跟你講,那就根本沒輒。」他提到以前同事間常會用的一個術語:「那時我們都會說今天又有人請『吃麵』,因為門一打開,對方一看到你就說:『免!(台語)』,諧音就是『吃麵』!」徐國森笑說:「一開始當然很受挫折,但『麵』吃多了就沒什麼。這就是訓練,多做幾次,習慣了就好,就不會害怕了。」

短短一年房仲業的基層工作,徐國森的結論是:「很辛苦。」特別是他一開始工作才赫然發現,自己堂堂一個臺大畢業生,竟然什麼都不會,「連和客人聊天都找不到話題,這才知道,原來聊天也是門學問,不是那麼容易的。但是這些東西學校都沒有教啊。」這一年的經歷,讓徐國森受到了紮紮實實的訓練,從中,他學到一件事,那就是:放下自己。「真的就是放下你自己啊,過去就是過去了,沒有必要再去多想。我們的思維常會運用過去的經驗來做判斷未來會如何如何,但其實我們通常是在自己最放心的時候犯錯,所以,不要以為過去怎樣現在就一定會怎樣,我們要經常回到最初的原點,想起自己為什麼要做這件事,這樣才不容易犯錯。」徐國森說。《接下頁

1 / 2

 

 

 

 

 

 

 

 

 

 

 

 

<連絡我們>
Copyrightc 2009 國立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電話:(02)3366-4342 傳真:(02)2739-0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