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
   
友善列印

 

新加坡實習心得分享

文•周冠宇

我為什麼要去新加坡工讀?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要花兩個月在新加坡上,我的回答總是:「沒有啊,就暑假無聊不知道要去哪,那就去看看囉。」其實這兩個月的新加坡實習,對於我個人而言最大的誘因就是磨練自我,因為不敢像其他人一樣一個人隻身前往英語系國家,所以把新加坡當做是一個在去英語系國家之前的跳板,因為新加坡一來離台灣近物價也沒這麼貴,二來也算是個以英文為官方語言的國家。以前的出國幾乎都是跟團體出去,時間也頂多只有十幾天,所以這次的新加坡之旅對於我而言,重要的是要能夠一個人在外地生活下去,再來是停留時間也比以往的經驗長上許久,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夠適應良好,如果可以的話,以後去其他國家停留一年
甚至更久我相信會比較有信心,這是我最主要想要去的原因。再來所謂的實習,我從大一一開始就一直認為念土木需要實習,而且一定要去工地,不過礙於所學的不多,會認為去實習只是徒增別人的煩惱而已,雖然有很多朋友的爸媽是從事營造的,不過如果我是老闆的話,我寧願花薪水去請真正會做事的工人,而不是去找我們這些想要實習的大學生,而且找我們來還要擔心我們會不會出事,加上我們根本能做的很有限,不過就算沒有薪水只有便當我也是想去工地實習的,我一直認為,念很多東西,都必須要做中學,而我們系上,雖然整天都是講梁、柱、鋼筋、roller、hinge等等之類的,可是真正根本沒讓我們看過這些東西,但卻
要我們計算一些相關的問題,我覺得是非常的不切實際的,機械系起碼也有進工廠啊。我相信如果能從需要進而去學習的話,相信在學習當中會更有趣且更有感觸的。

工讀內容簡述
這次去新加坡一共有五個人,三女兩男,一個剛畢業,三個升大四,一個升大三,兩個結構組,兩個交通組,一個大地組,我和楚賢學姊是在結構,亭潔學姊和晨瑋學長在交通,怡婷學姊在大地;我跟楚賢學姊跟同一個教授。一開始到的時候,我們的教授去英國兩個禮拜,於是他把我們委託給其他的教授,殊不知那個教授也要去英國,又把我們再轉給另一個教授,所以我們一開始的時候,就像孤兒一樣轉來轉去的。而一開始的工作就只有給我們看一篇大約六頁的paper關於super element的,讓我們了解什麼是super element。在台大似乎連finite element method都沒教過,更何況super element,聽那邊的念博士的大陸人說,他們的有限元素法是在大三就學了。認識了什麼是super element之後,我們又做了將
一個結構物切割成很多的元素,並把每個元素的代號和座標一一列出,最後楚賢學姊去做matlab,而我去學了abaqus;我們跟的教授他只收碩博士生,我們每個禮拜四上午要meeting一次,下午則是有英文讀書會,因為大家都需要加強英文,在meeting裡,每週有每週要上台報告的人,而報告絕對是要用英文的,不管你的英文好與壞,然後報告完後,教授會針對你的報告問問題或發表他自己的意見,並說明哪些細節可能沒有注意到可以再加強,我和學姊只分別在一開始和最後的meeting上報告,一開始教授要我們介紹台灣,而最後的報告則是要報告兩個月內學到了什麼及去了哪邊玩,我們的工作性質大抵上就是這樣。

新加坡行之感想
接下來我要講的是在新加坡時自身的感觸與成長,我很感謝一同前往的學長和學姊,他們都是很厲害的人,讓我不僅是在見識上提昇了不少,也看到了他們在做事情時的態度,很多地方是我值得學習的,例如:晨瑋學長對於自身報告的要求;在新加坡時,我花了些時間想了自己未來到底要怎麼走,要在國內念研究所呢,還是國外、要選哪一組呢、將來要從是什麼工作呢等等之類的問題,所幸有學長姊在,因為他們都是過來人,所以有很多經驗可以跟我分享。在南洋理工大學的時候,我認為他們跟我們學校相比,所佔有的優勢是在於外國留學生的多寡,以及學生自身的英語能力;如果我是西方人的話,我寧願選擇新加坡當做我出外旅遊的地點而不會選擇台灣,因為新加坡是以英語當做官方語言的,所以相對而言,講英文的人在新加坡不管是買東西也好,與人交談也好,都沒有問題,就連在研究室的掃地阿姨用英文跟我對話。而在台灣,我想應該很多方面都挺不方便的吧,在南洋理工大學的時候,會覺得在這間學校裡,比較有國際觀。新加坡國內人種很多,有馬來人、印尼人、印度人、中國人、越南人、西方人...等等,只要在學校隨便走走,望眼即是不同的人種,這是在台灣很少見的景象,有時候看到一群同學,還是由一群不同膚色的人組合而成的,非常之有趣,而他們的餐廳,也會因為有很多不同種族的人,所以很貼心的有各國不同的料理。另一有趣的地方是在於,在新加坡,他們新加坡人本身念研究所的很少,因為他們的大學少,好像只有四所,所以唸到大學就綽綽有餘了,至於研究所,都是大陸人和越南人在念的,像我有一次跟我們group裡面的人去打球,12個人裡就有11個人是大陸人,在台灣,大陸人根本不常見,但是出了國,發現,大陸人真的比比皆是,果然十幾億的人口不是蓋的,所以當真要好好努力。有一次在meeting的時候,一個人報告完後,教授勸他最好再去聽一下大學部的課,因為他認為那個人的基礎根本不好,如果基礎不好更別提再向上的研究了,這時的我很震驚,因為很多時候自己再念書的時候,根本不知道現在念的東西以後會有何用處,到了那時才赫然發現基礎真的很重要,因為教授講的當下那個人和在場的氣氛都很尷尬。到新加坡後,也發現了土木很多的應用層面,不再是教科書上的題目與文字了,我想這對於自身未來的想法與行動都是很有幫助的。其實新加坡與台灣不同的地方還有很多,不管是在什麼層面,這兩個月如果講在新加坡玩的話,其實一個月就夠了,但如果說學習的話,真的見識長了很多,也讓我在未來的寒假暑假都想要出國去見識見識。

 

 

 

 

 

 

 

 

 

 

 

 

<連絡我們>
Copyrightc 2009 國立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電話:(02)3366-4342 傳真:(02)2739-0534